徐雷“思危” 京东零售如何撑起“再造”计划?_弘历投资网

徐雷“思危” 京东零售如何撑起“再造”计划?时间:2020-01-14 16:35 来源:未知

  
  徐雷称,2020年京东零售将在交易额、收入、用户、利润四大核心指标上实现加速增长。同时他还提出,未来3年,京东零售将在下沉新兴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
  1月12日,在2019年度京东零售表彰大会上,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公布了京东零售2020年的目标。徐雷称,2020年京东零售将在交易额、收入、用户、利润四大核心指标上实现加速增长。同时他还提出,未来3年,京东零售将在下沉新兴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
  2019年对于京东集团而言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在这一年,京东集团重回增长轨道,同时也正式确立了“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战略定位。而作为集团主营业务的京东零售,不论是在“618”“双11”这样的大促节点,亦或是反映在财报上的营收数据,都有着明显的增长表现。
  但也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的京东零售同样是面临“内忧外患”的一年。一方面,徐雷作为新帅上任,对于集团战略定位的升级需要及时做出组织架构调整。另一方面,伴随拼多多等新兴电商模式快速崛起,加速分食市场,京东零售同样面临着来自外部市场的压力。
  “不成长,便退场。加速是京东的必然选择。”正如徐雷所说,当前的零售市场正处于技术演进、场景迭代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窗口期,京东零售在“内忧外患”下的战斗才刚开始。
  复盘2019:京东零售“危”“机”并存
  2019年,京东零售的发展历程犹如过山车。
  就2019年上半年而言,彼时,整个京东集团都曾一度成为舆论的暴风眼。高管10%的末位淘汰引发了外界对于京东裁员潮的质疑,加之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在舆论风波中隐退幕后,更是让京东集团的处境雪上加霜。而对于当时的京东零售来说,2019年4月,时任京东商城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的胡胜利和时任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总裁的王笑松被同时调离,也引发业内关注。
  正是在此风雨交加之下,当京东2019年Q1财报发布时,尽管在净收入和净利上都取得了正向增长,但也可以看到,京东当时依然处于营收增速、用户增长放缓的危局中。
  根据京东2019年Q1财报,京东Q1实现净收入1211亿元,同比增长20.9%,同比增速相较于2018年同期减少了12.2个百分点。在活跃用户数增长上,截至2019年3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为3.105亿,仅较2018年Q4披露的活跃用户数增长了520万。
  “过去一年,虽然依旧辛苦,但最让人高兴的是,我们不断地在学习中获得了增长。”在1月12日的2019年度京东零售表彰大会上,徐雷如此评价过去一年来京东零售的发展历程。
  同时他表示,2019年京东零售更多的是在休养生息、排兵布阵和统一思想,还远未取得阶段性的成功,京东零售依然面临着大量复杂的、系统性的问题。
  徐雷将问题总结为内外两部分。其中,在企业内部,应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京东零售的组织能力、技术实力、人才储备、创新机制还在不断适配过程当中;对外部而言,京东零售正处于技术演进、场景迭代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窗口期。
  事实上,自2018年7月京东宣布任命徐雷出任京东商城(后升级为“京东零售”)轮值CEO后,2019年也是徐雷真正操刀京东零售的第一年。正因如此,上述种种磨难便是徐雷首要面对的挑战。
  对此,徐雷将2019年京东零售所取得的成果总结为文化、组织、业务、战略四方面。其中,在文化上,围绕“以信赖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创造”的经营理念逐渐形成了统一的沟通逻辑、语言体系和决策机制;在组织上,以大中台为引擎的前中后台架构逐渐成型,模块与模块之间的衔接更加紧密、连接更加顺畅;在业务上,明确了京东零售是基于供应链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同时实施“健身计划”,关停或转移了主航道之外的业务;在战略上,围绕集团“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公司”的定位,开展了技术驱动下的服务转型。
  可以看到,徐雷率领的京东零售在实施改造后,其成果也体现在了2019年Q3的财报中。Q3京东实现净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28.7%,大幅高于市场预期。在活跃用户表现上,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东集团过去12个月的活跃购买用户数环比二季度同期新增1300万,创下近7个季度以来最大增幅。
  备战2020:如何撑起“再造”计划?
  显然,相较于2019年上半年的风雨不断,进入下半年后的京东零售无论在战略还是业务上都已重整脚步,反映在京东财报上,便是整个京东集团重回增长轨道。正是在此背景下,徐雷也为2020年的京东零售发展定下了新的目标。
  “2020年京东零售的主基调就是有质量地加速增长。”徐雷表示,2020年,京东零售将在交易额、收入、用户、利润这四大核心指标上均实现加速增长。同时,徐雷也提出了2020年京东零售的“三大必赢之战”,即全渠道、下沉新兴市场、平台生态。
  对于徐雷所强调的三大核心战场具体如何布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全渠道布局上,京东零售将把供应链管理、数字化运营和整合营销的能力贯穿到京东自身场景和合作伙伴的场景中,从而实现人与货的统一,进而优化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
  在下沉新兴市场布局上,徐雷提出了,未来三年再造一个京东零售的目标。他表示,京东零售的下沉将是整体的下沉。一方面在线上依托京东主站和京喜业务双轮驱动,另一方面在线下深度运营近300家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超过1.2万家京东家电专卖店、100多万家京东掌柜宝合作门店实现场景触达和体验,同时结合京东物流的“千县万镇24小时达”计划,以及京东数科的金融服务,以组合拳的方式对下沉新兴市场进行全面拓展。
  而在平台生态布局上,据了解,2020年京东零售将在以自营为主的品类上进一步强化京东的供应链,发挥规模效应优势。而在以POP为主的品类上,京东零售将把工作重点放在建立良性生态规则上,让优质商家形成标杆效应,增加用户购物频次。此外,还将建立完善的商家成长体系,通过多种举措提升对商家的服务能力。
  但也需要注意的是,尽管京东零售已经以全新的架构和战略定位做好了2020年的作战准备,但外部的市场变化也在持续给其提出了新的难题。
  以下沉新兴市场而言,京东提出了京东零售的“再造”计划,但如今战火正旺的“百亿补贴”战争也无疑会让其目标的实现多了些坎坷。
  如拼多多自2019年夏天上线“百亿补贴”后,如今已是收获颇丰。公开资料显示,截至拼多多发布2019年Q3财报,“百亿补贴”入口的日活用户已突破1亿。进一步反映在拼多多财报上,截至9月30日,拼多多平台活跃买家数达5.363亿,较上一季度增加5310万,创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增长。
  同样,阿里巴巴也在下沉和补贴工作上持续加码。就在今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春节前手机淘宝将上线新版本,改版后,“百亿补贴”将会从手机淘宝“核心七宫格”之一的聚划算内单独提出、升级成手机淘宝一级入口。对此,阿里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聚划算百亿补贴是2020年淘系的重点业务,淘系将加大对这一业务的支持力度。”
  诱人的市场前景总会引动多方巨头争抢,京东的“百亿补贴”策略虽早已启动,且在2019年的“618”“双11”“双12”等大促节点,京东也已启动了多轮“百亿补贴”活动。但伴随着各方巨头的争相加码,可以预见的是,进入到2020年,下沉市场和平台的补贴战争仍将持续而激烈。
  尽管仍然面临着企业内部和外部不断衍生出的新难题,但就当前而言,京东零售乃至京东集团的发展态势仍被外界所看好。如在2019年京东Q3财报发布后,包括高盛、花旗、杰富瑞等多家机构都对其表示看好。
  如高盛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从2019年至今,京东在持续盈利下,净收入依然保持了加速增长。基于京东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数据,多项核心指标远超市场预期,重申买入评级,并将京东目标价上调至47美元。

乐虎体育直播app投资声明:网站所载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 操作,风险自担。

乐虎体育直播app直播:24小时滚动新闻

乐虎体育直播app投资声明